感恩书画,笔墨将陪我们到老

  • 时间:2020-01-05 03:49:08
  • 浏览:1443
  • 来源:最近更新
感恩书画,笔墨将陪我们到老

《蝶恋花》 纸本设色 林淑然

《八分园风物-菖蒲》 纸本设色 方楚雄

《迹象》 之一 纸本硬笔画 艾瑞

近日,《一花一世界》——方楚雄、林淑然、艾瑞作品展在陈树人纪念馆隆重开幕。这是一次特别的展览,也是方楚雄先生和林淑然女士结婚40周年,两位画家从美院同窗到画坛伉俪,四十年的陪伴,相识相知相爱,一起探讨艺术和人生的真谛。这次展览还有一个成员——艾瑞,他是方老师的女婿,以色列人。他以水墨和线条为元素,创作出抽象的图画,画面表现的是他心中博大的内涵。在这个家庭画展里面,描绘的每幅作品都是一个个故事,一段段亲情。

展览期间,广州日报记者采访了方楚雄、林淑然老师,他们表示,以书画结缘,两人有了共同的话题——感恩书画,书画将陪我们到老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颂豪 陈运成

广州日报:艺术家如何通过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去表达自己?

方楚雄:写生就是一种收集素材的方式。发现生活中的美,不一定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体验生活,周围身边的这些情景就足以打动人,也不需要很大的画面。

广州日报:在展厅林老师的很多画让人眼前一亮,比如那张蓝色的写意《蝶恋花》,画的时候是怎么想的?

林淑然:我画画不去追求重大题材,我更重视来自身边的感受,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日常的花花草草——早上清晨起来看到一束花,会引起你情绪上的喜悦,我就想把它画出来。我比较喜欢蓝色,我觉得蓝色很独特。希望用写意的方式来追逐到那一瞬间的色彩韵味。所以,画画如果没有被突然的第六灵感所打动,很难抓住神韵。

广州日报:这次展览的特别之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您的女婿的参与?

林淑然:今年就刚好是我和方楚雄先生结婚40周年,是一件比较开心的事情。陈树人纪念馆有意约我们做个展览。我们发现了女婿他也在画画,对我们的毛笔宣纸很感兴趣,就把思维放大一点,我觉得家庭展览就更有趣了——画画除了反映过生活中的美,还有一种家庭的和睦,这也是很重要的。所以从家庭和睦这方面来策划这个展览更有意义。艺术本身就要创新,一个展览也要有新意,就是要给人家眼前一亮的吸引力。当然也很感谢这次总策划——陈树人纪念馆陈静芬女士,她为这个展览费了很多的心血。

广州日报:你们怎么看待艾瑞的绘画?

林淑然:女婿艾瑞画的东西完全是内心的想象,很有趣。当然国界的不同,文化背景的不同,我们的作品放在一起拉得很开但又有融合的地方。正如陈永锵所说,从他的画里面感受到了中国画元素和水墨的美感,甚至剪纸、木刻的一些元素的影响。

广州日报:方老师在开幕式上说感恩书画,林老师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林淑然:感恩书画,但我更感恩遇到了他——方楚雄,不然我不可能坚持到现在一直在画画。当你身边的这个人是这么执着的追求艺术,潜移默化地影响到你融到这个领域里去。我从小也受家庭熏陶,我母亲是上世纪30年代广州市美专黄君璧的学生。但是更多的是一直有一种动力在推动,因为他的鼓励,他的影响,使我一直能够坚持在画。

广州日报:和方老师相比较而言,林老师你的绘画状态有什么不同的地方?

林淑然:我要内心有感触的时候才喜欢画画,没感觉的时候我也不怎么动笔。比方说上次我们去云南大理就看一棵古梅树,历经岁月沧桑居然还那么旺盛,每年还能收500多斤的梅子,生命力太强了,所以我当时就画了一个很盛大的梅树。这跟方老师有点不同,他是不断地耕耘,灵感不断,任何时候都可以进入画画状态。

广州日报:在陈树人纪念馆做这个展览有什么特别的深意么?

林淑然:这次展览因为我女婿的加入显得比较特别。陈树人先生是岭南派的一个创始人之一,所以陈树人纪念馆本身就提倡这种包容以及中西的融合。陈树人写了一本很有意思的诗歌集,里面400多首诗都是他写给自己的爱妻的,所以我觉得很浪漫,先贤对家庭和睦态度确实是值得我们敬仰。所以《一花一世界》的展览,也是表达对先贤的一种敬意。

广州日报:这次展览的气氛很温馨,让人感动,主持人的即兴发挥也很重要吧。

林淑然:这次请到主持人陈迪是我们方家的一个家属,是我们的外甥。这个年轻人非常出色,他是一个时事评论员,眼光非常敏锐。他来主持展览气氛控制得非常和谐,非常温馨。

我很感恩这么多社会的支持、领导的关怀、亲属们的厚爱。其实艺术也好,文章也好,能打动人,这一点真的不容易,正如我们从生活的花草中感受到一种心灵的碰撞、一种美的向往和热爱。

更新时间:2020-01-05 03:49:08